dxc__qy2302976s.jpg

新好男孩 Backstreet Boys / This Is Us 就是BSB

     

新好男孩(Backstreet Boys)出道至今已經超過16年了,在這段期間中,他們帶給歌迷最優質的流行音樂-將精雕細琢的歌曲、撼動舞池的節奏以及無懈可擊的合聲結合在一起的最佳成果。在他們的全新專輯「THIS IS US」中,多首予人深刻印象的佳作不僅將為他們最受歡迎的暢銷金曲名單擴增更多曲目,而且也展現出新好男孩持久不衰的流行天團架勢。在注入更多情感描繪、更多抒情風格的「風雲再起(NEVER GONE)」(2005年發行)以及「愛無敵(UNBREAKABLE)」(2007年發行)專輯之後,團員們─Nick Carter、Howie Dorough、Brian Littrell、AJ McLean─在新專輯裡重拾當年讓他們躋身國際巨星之林的流行舞曲樂風,專輯中的歌曲像是:“PDA”、“Bye Bye Love”以及由RedOne 製作的首支主打單曲“Straight Through My Heart”等等都是很典型的新好男孩風作品,充滿了精彩而讓人琅琅上口的段落、令人難忘的旋律,以及散發超高能量的節奏,這些特色不但讓新好男孩的代表樂風和形象再度成為焦點,同時也讓他們和他們的音樂在此時此刻這個新的時代中穩穩地固守一席之地。

「在這張新專輯裡,」Howie Dorough表示,「我們重新找回讓我們在歌壇上崛起的重要因素-美妙的流行旋律和精彩的合聲-,然後將其重整成更現代化、更符合潮流的作品。」

「我們刻意回到我們原來的樣子。」Brian Littrell進一步說明,「讓粉絲們記起我們以往的風格是很重要的,讓他們了解我們因此而被帶往哪個方向也是很重要的。」

身為樂壇上最成功的團體之一-擁有無數冠軍作品、巡迴表演票房創下超高紀錄、全球唱片銷售量超過一億張-,新好男孩在流行文化界確實舉足輕重。現在在美國,打開收音機,你一定會聽到一大堆結合了歐洲舞曲風格的旋律,而這種在現代流行歌曲中常見的作風,源自於新好男孩當年的創新之舉。

「我們剛開始採取這種做法的時候,」AJ McLean表示,「歐洲風格的音樂在美國還沒登上主流檯面,但歐洲舞曲風後來對布蘭妮(Britney Spears)、超級男孩(‘N Sync)以及許多在我們之後出道的歌手團體都有很深的影響。現今的流行音樂又回到同樣的方向,很多很棒的流行歌曲都兼顧了節奏和旋律,而那就是我們和我們音樂所具有的特性。」

「THIS IS US」的雛型於2008年4月開始萌芽,當時這個四人團體─2006年時創團成員Kevin Richardson婚後離團回歸家庭生活─還在進行「愛無敵」的世界巡迴表演行程,新好男孩的團員們在演出間的空檔擠出一點時間,和知名團體共和世代(OneRepublic)的主腦、同時也是名製作人的Ryan Tedder在英國曼徹斯特的一間錄音室裡,錄下了專輯裡的結尾曲“Undone”。由於錄音時團員們還處於巡迴表演期間的亢奮狀態,因此這首歌也充滿了與他們在舞台上所放射出的熱力同等的超高能量。

「我們這是第一次還在為另一張專輯巡迴表演時,就進入錄音間錄製下一張專輯的新歌。」Littrell說,「我們通常會在巡迴表演結束後休息個一年半載再開工,好徹底走出巡迴表演時的狀態。不過這一次我們想要試試看把我們現場表演時的能量導入新專輯裡。」

在巡迴表演剛剛告一段落後,新好男孩的團員們幾乎毫無喘息地馬上就進到洛杉磯的Conway錄音室-McLean形容這間錄音室是「最冷的錄音室之一」-裡繼續錄製這張新專輯。為了要讓自己的想法確實地在專輯中映現出來,新好男孩的團員們親自邀請他們最喜歡的製作人和創作人來參與專輯錄製工作,而受邀的音樂人也都對於能和新好男孩共事感到十分興奮。

「我們把邀請的工作一手攬下,我們親自打電話給這些製作人和創作人,而且和他們建立起不錯的關係。」Nick Carter解釋道,「大致而言,他們和我們對於彼此能夠合作這件事,都覺得相當棒。」

其中早就和新好男孩有過密切合作關係的製作人,就是超級製作人Max Martin。這位來自瑞典的製作大師─他就是新好男孩多首經典金曲像是:“Everybody (Backstreet’s Back)”、“I Want It That Way”、“Larger Than Life”、“Show Me The Meaning Of Being Lonely”…等等的幕後操刀功臣─在新好男孩為了「愛無敵」世界巡迴演唱會斯德哥爾摩站而前往當地時,和他們共聚吃飯,當時他感受到了新好男孩對於做音樂所懷抱的熱情已達到比以往都還要豐沛的境界。

「他看見了我們眼中的熱情火焰,」Littrell說,「彷彿我們又回到了當年的年輕時光。如果我得選擇一位製作人來加入新好男孩的陣容,我一定會選Max。他非常了解我們。」

另一位同樣來自瑞典的熱門金曲製造機RedOne,也早就對新好男孩的音樂瞭如指掌。RedOne是當今全球最搶手的當紅製作人之一,他為阿肯(Akon)、女神卡卡(Lady Gaga)、安立奎(Enrique Iglesias)…等等多位知名藝人所製作的歌曲讓他聲名大噪,原本工作滿檔的RedOne無法抽出時間為「THIS IS US」製作歌曲,但就在新好男孩的新專輯錄製工作接近尾聲之際,他們接獲通知說RedOne百忙之中還是抽空為他們作了兩首歌,其中一首為這張專輯劃出了音樂重點。

「在收到這首歌的前一刻,我們幾乎已經要收工了。」Dorough說,「還好我們沒有,因為RedOne精準地抓到了我們這次最想呈現出的樂風,尤其是“Straight Through My Heart”這首歌,它將歐洲舞曲和我們的流行/ R&B曲風精彩地結合在一起,就像是我們一開始就要製作出來的風格。」

「這完全符合我們的想法。」McLean談到這首歌時如此表示,「這種兼容並蓄的音樂正切合我們需要呈現出來的感覺。這是一首很棒的歌,尤其對於希望聽到我們回歸原本風格的粉絲們而言,這首歌會讓他們感到大大的滿足。」

新好男孩也同時試著跳脫出他們所熟悉的樂風領域,選擇和一些在其他曲風畛域各擅勝場的製作人/創作人合作。獨一無二的提潘(T-Pain)在性感慢版歌曲“She’s A Dream”中注入了他的招牌特色;為布蘭妮寫出熱門單曲“Circus”,並為凱莉克萊森(Kelly Clarkson)創作冠軍曲“My Life Would Suck Without You”的Claude Kelly則和Soulshock & Karlin(JoJo、范塔莎(Fantasia)、尼力(Nelly))搭檔,製作了專輯裡兩首勁曲“Bye Bye Love”以及“If I Knew Then”。

「我們真的希望能夠藉由這張專輯來挑戰最大的可能性。」Dorough表示,「我們希望能和一些大家無法將我們和他們連想在一起的音樂人合作。」

「和Jim Jonsin或是其他大家無法想像我們會和他們合作的對象共事,」Carter「展現出我們創新的一面。」

新好男孩和Jim Jonsin的合作成果相當豐碩,他們合作了專輯裡的三首歌曲,其中包括了爆發力十足的專輯標題同名曲。Jim Jonsin因為為T.I.、醬爆弟弟(Soulja Boy Tell Em)以及佛羅里達(Flo Rida)製作了多首嘻哈暢銷金曲而聞名,讓新好男孩大吃一驚的是,這位葛萊美獎得主竟然是他們的忠實歌迷。

「我們的反應是:『等等,你是我們的歌迷?』」Carter笑著說,「你可是現今最炙手可熱的製作大咖之一啊!」

來自佛羅里達的Jonsin對「THIS IS US」的最大貢獻之一,就是藉由帶有邁阿密舞曲風格的作品“Helpless”,讓新好男孩的團員們找回他們的家鄉味。由於在嘻哈樂壇擁有極廣的人脈而被Carter封為“嘻哈大人物”的這位製作人,為了這首歌曲,特別從他的電話簿裡找出另一位同樣來自邁阿密的巨星,請他為歌曲創作一段精彩絕倫的段落。

「我們進錄音室之後,Jim對我們說:『我要嚇你們一跳。』」Nick回憶道,「我們回他:『你在說什麼?新好男孩很難被嚇到的。』我們並不知道他已經把那首歌寄回邁阿密,讓嘻哈鬥牛梗(Pitbull)為這首歌多加了一段。我們都是嘻哈鬥牛梗的超級大粉絲,所以這個驚喜真的是太棒了!」

儘管有眾多傑出製作人和創作人加持,「THIS IS US」終究還是要靠新好男孩的團員們彼此之間嫻熟的合作默契來完成。「我們畢竟是個歌唱團體。」Carter表示,而這張專輯也清清楚楚地展現出新好男孩這四位傑出的歌手如何透過無懈可擊的合聲來表現出他們純粹的藝術標記。他們合而為一的歌聲顯示出新好男孩仍然熱衷於創造出最具活力的音樂,他們持續不懈地努力製作出既有影響力又令人難忘的流行歌曲。

「我們總是想超越之前專輯的成就。」Carter說,「我們一直以來的目標就是要做出一張每一首歌都可以當成主打單曲的專輯。」

「我們的目標就是要盡可能地不斷督促我們自己往前進。」Dorough補充說明,「我們一直都很努力地要成為更好的音樂人、創作者和歌手。」

「我們希望能繼續進步,」Littrell表示,「我們希望新好男孩能繼續地立下標竿,把標準拉高。」

藉由「THIS IS US」專輯,新好男孩的確把標準拉高了。

新好男孩『就是BSB』熱烈預購中,10/9發行!

 

創作者介紹

新好男孩官方部落格

bsb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